国产新型AFT-09重型反坦克导弹射程超8公里

时间:2019-11-16  作者:欧阳黹珩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  浏览:25次  评论:67条
国庆阅兵分列式中的反坦克导弹方队正在通过天安门广场。新华社记者陈晓伟摄





资料图:车载型红箭八反坦克导弹发射





  文 纪保成

  “红箭-8”亮剑阅兵场

  上世纪70年代初,苏制AT-3反坦克导弹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首次使用,成为令以军装甲兵闻之丧胆的坦克杀手。而我国当时的反坦克武器只有坦克炮和火箭筒,并且只能对付40到50年代的老式坦克,命中率低、攻击威力小。面对当时多变的周边局势,我军急需拥有自己的反坦克导弹。

  接下来,我国很快引进了AT-3的仿制品,来自陕西、山西、吉林、辽宁的4个厂家从测绘仿制开始对这种编号为红箭-73的反坦克导弹一步步进行研制。

  红箭-73定型试验是华阴试验场承担的第一项反坦克导弹试验任务。当时,新生的试验场面临着许多困难,一切从零开始,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借鉴,技术骨干严重缺乏。

  困难再大也难不倒无畏的勇士,负责试验的周武和聂木生决心闯一闯。

  老高工聂木生给笔者介绍了当时试验的情况:“当时我和周武一次次到工厂调研,饿了吃点干粮,困了随便找个地方打个盹,回来就一头扎进办公室整理资料。最终,拿出了一套完整的试验方案。”就这样,我国第一代反坦克导弹红箭-73在中心完成定型试验。

  老领导庞常战回忆当时反坦克导弹试验时的情景:“实际上反坦克导弹试验鉴定技术真正成熟、系统化是在1984年进行红箭-8试验时。”

  红箭-8属于第二代反坦克导弹,系统更加复杂、精度更高。在以前的基础上就又有许多突破。像导弹试验方面的试验设计、可靠性分析、数据处理公式都比较精确化了。原来比较粗糙、比较简单、工具的精度也比较低,后来精度提高了、更加准确了。当时经过几年的相关技术研究和分析,在定型试验之前制定了三个方案。一个是试验方案,一个是测试方案,一个是数据处理方案,形成三本这么厚的书。这三个方案送到当时的曲慎兴主任那里,看了以后很满意,在方案上作了个批示说,对这样的试验系统制定三个方案,在中心还是第一次,值得推广,而且制定的方案详细、周到、系统,可以执行。1984年,红箭-8反坦克导弹在中心完成定型试验。

  红箭-8定型以后,产品的性能质量一直比较好,可以与美国的陶式导弹相媲美。

  在进行红箭-8试验的时候,引进了许多比较好的设备,包括用于弹道测量的阿斯卡尼亚电影经纬仪;控制回路参数测试系统则是中心自己研制的设备,可以进行控制回路参数实时测试,准时处理。

  到了90年代中期,我国又研制成功新一代反坦克导弹――AFT-09重型反坦克导弹。试验技术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包括模拟仿真技术,一体化试验模式。以往是国家靶场独立试验、独立鉴定,但现代武器日益复杂,信息的积累又比较多,一体化试验模式成为高技术武器装备试验鉴定的新模式:综合工厂研制试验、靶场定型试验并一直延续到后来的部队试验,三者结合进行一体化考虑。AFT-09试验用了模拟仿真技术,就是许多部队没法实际开展的试验项目可以用计算机来模拟。

  1998年,该中心完成AFT-09重型反坦克导弹定型试验。该武器装备不仅作用大,而且命中率提高到了95%以上。该项目试验有4项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为我国武器装备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庞常战介绍道:“更先进的国产激光制导导弹已经问世,可以装备在装甲车或武装直升机上,作用距离达到8公里以上,可以说是‘指哪打哪’。”

  历史的指针回到1984年10月1日。雄伟的天安门广场,彩旗招展,鲜花锦簇,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同志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以他特有的庄重和自信注视着排山倒海般的阅兵方阵。而这当中,就有华阴试验场定型的红箭-8反坦克导弹、122毫米火箭炮。

  这一段段艰的岁月如今已成为记忆的封存。然而,创业者们以超凡的意志在荒芜和空白上砌筑起兵器城的基石,他们的丰功伟绩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生前半世靶场搞试验,身后愿将骨灰埋天险,既为华山老林添尘土,又能九泉之下听炮声”。作为华阴兵器试验场的第一代创业者,老政委华光在这里留下了无数奔波的足迹。逝世前,老人家留下遗嘱:把骨灰撒在他奉献出一生最宝贵年华的的“战场”,他要永远倾听“战场”上不息的炮鸣。

  站在军队信息化建设第一线

  90年代初的海湾风云,让中国军队看到了什么是信息化战争。一件件精确制导武器、一套套通信指挥系统无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平衡来源于力量,和平来源于威慑。面对挑战,中心主动站在了军队信息化建设的第一线,提出了构建信息化靶场的奋斗目标,并为此不断努力探索,取得了累累硕果――

  “某飞行武器系统70毫米火箭和7管火箭发射器经过立靶密集度、机弹相容性等18个试验项目,累计400余枚实弹射击考核,空空导弹顺利完成了静态检测、捕获飞行和自主飞行等11项试验项目考核,空地导弹已完成了系统检飞和8枚导弹飞行试验,航炮炮塔系统定型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同时,还承担了以“神八”回收着陆系统为代表的某型号工程等航天装备和以歼轰-7、歼教-9、歼-10、歼-11空投等为代表的系列航空装备科研试飞工作。

  车载重型反坦克导弹武器系统是我军重点研制的新一代精确制导武器,定型试验责任重、难度大。为了解决技术问题,科技人员刻苦攻关,历时两年,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我们攻破了五项关键技术,包括总体方案优化设计、仿真技术、抗干扰试验技术和方法、可靠性试验与故障分析以及制导光学系统性能考核与评价方法。”时任副主任庞常战的一番话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新技术的应用,使试验增加了30%的可用信息量。更重要的是,通过这项试验,中心逐渐形成了既为试验把关、攻关,又为研制单位和使用单位服务的职能。

  无人机是一种高性能的现代化武器装备,能执行战场监视、侦察、火炮校射、电子侦察与干扰摧毁敌雷达等多种任务。

  接受定型任务时,项目组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缺乏引战配合试验能力、航迹测量不完善、遥测设备能力不强、没有试验指挥控制系统、综合威力试验场需要新建……

  凭着多年积累的经验和厚实的知识储备,项目主持人吴航天先后深入10多个研制单位调研,掌握了大量新型武器装备的第一手资料。

  2003年春天,阳光格外明媚。浸透着广大科技干部心血与汗水的建设方案终于完成,并顺利通过了专家组审查。

  无人机系统定型试验的成功,实现了中心由常规地面武器试验模式向空地一体现代信息化武器装备试验模式的转变,为高新技术武器试验鉴定探索出了一条新途径。为此,吴航天获得了军队专业技术人才一类岗位津贴,成为总装“1153”人才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

  某飞行武器系统是中心承担定型的又一高、精、尖端航空武器。它可以压制敌地面火力、杀伤敌地面有生力量,对抗未来战场上的敌武装直升机,能够攻击主战坦克以及装甲运兵车,毁伤导弹发射架和炮兵阵地。

  高工尉进有毅然接下了这项沉甸甸的任务。在他的带领下,科技人员圆满完成了该飞行武器系统的设计定型。试验的成功使中心逐步形成了精干高效的试验指挥体系,实现了空中武器平台与地面打击一体化的历史性转变。

  科研试验取得骄人成绩的同时,试验设备也在不断进行研制和改造以重型反坦克导弹回路参数测试系统、电磁环境监测系统、红外经纬仪、姿态测量系统、多狭缝式高速摄影机联动系统、超高速摄影系统、某型通用遥测系统……极大提高了中心的试验能力。新建的试验指挥控制中心,实现了现场试验的信息化指挥调度、试验数据的实时采集与传输、试验信息的综合显示、测试设备的实时引导,中心由原来各自为战的试验模式转变为联网联测模式,综合测试能力全面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