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新型伞兵刀功能比瑞士军刀多 空降车配导弹

时间:2019-11-16  作者:漆淇怃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  浏览:163次  评论:58条
“空降机动�D2009”演习现场。余毅、刘伟平摄





资料图:我军空降兵装备的99式伞兵刀,该刀具适合野外作战与生存使用





资料图:国产ZDB03式履带式空降战车





  陈 翊 特约记者 赵启洪 本报记者 安普忠

  新闻背景:以遂行多样化任务和适应信息化条件下大规模作战为背景,中国空降兵历史上最大规模跨区战役机动综合演练――“空降机动�D2009”,10月18日拉开帷幕。这次演练,空降兵部队全员、全装出动,包括机关、直属单位和所辖师团、15000余台车辆、7000多套件装备。在持续20天演练中,参演部队在鄂、豫、皖、苏4省区间多方式多路线机动2000余公里,2次在预定地点集结并展开实兵、实装、实弹多地形多课目演练。

  本报记者全程跟踪了“空降机动―2009”演习,零距离接触了空降兵主战装备,全方位了解了空降兵的“十八般武器”。

  ● 伞兵伞、武装翼伞、新型投物伞等性能各异的伞具,使空降兵具备了全方位、全天候空降作战能力

  蔚蓝的天空,战鹰呼啸着掠过云层,一朵朵美丽的伞花依次在空中绽放……

  “黄继光英雄连”连长孙红波第一个从1200米高空降落。出发前,身经百“跳”的他对记者说:“10多年前,我刚当兵时用的老式降落伞,着陆时对双腿的冲击力很大。新兵在跳伞前要进行两个月的地面动作训练,每天在平台上和沙坑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每个人双腿都是肿了又消、消了又肿。‘三肿三消,才上云霄’,就是这么喊出来的。现在装备的新型伞,伞具和人体结合更加舒适,着地时冲击力小多了,训练周期也缩短了一半。”

  在演习现场,记者看到:翼伞高空渗透,越点攻击,让“敌”防不胜防;新型动力伞从空中向敌阵地侧后穿插,断敌退路;伞翼展开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的投物伞把几吨、十几吨重的伞兵突击车、伞兵战车安全地送到地面……

  神兵天降九霄来,该部政委范骁骏介绍:伞是空降兵区别于其它兵种的特有“名片”。空降兵组建之初,受伞具装备技术的制约,当时只能满足于“降得下”。如今,随着新型伞具不断更新换代,空降兵已实现“降得快、落得准、打得赢”的作战目标。

  2003年8月,空降兵成功研制出新型伞兵伞。它采用主伞与备份伞一体化背式结构,具有超强的稳定性和滑翔能力,使空降兵具备了“在空中操枪弄炮的能力”。

  目前中国空降兵已自行研制出伞兵伞、武装翼伞、动力翼伞、新型投物伞等10余种不同型号、性能各异的伞具装备,使空降兵具备了全方位、全天候空降作战能力。

  ● 伞兵突击车、伞兵战车等从天而降,空降兵迈入了“重装”时代

  在歼击航空兵和电子干扰机的掩护下,数架现代大型运输机轰鸣而来。机群掠过,只见一辆辆伞兵突击车、伞兵战车和突击队员同时从大型运输机“腹中”飘然而下。突击队员一落地,快速解脱伞具,奔向战位,驾驶伞兵突击车、伞兵战车突进……

  作为“从天而降”的特殊兵种,中国空降兵长期以来面临着这样一个尴尬――突入“敌”纵深后,却无法获得强大的火力突击能力、快速的战场机动能力和坚固的装甲防护能力。历史性的突破发生在2005年8月。那年,自动化指挥系统、伞兵突击车、伞兵战斗车陆续装备空降兵部队,大大提高了战场机动能力、打击能力和防护能力,代表着空降兵逐步实现了从摩托化向机械化、信息化的跨越式发展。

  “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空降兵某部成功成批次空降新型伞兵战车,中国空降兵从此迈入了重装时代,空降兵以摩托化和机械化方式实施快速突击作战,也成为主要作战样式之一。

  在“空降机动―2009”演练中,伞兵突击车是作为快速突击力量来使用的。记者在演练现场目睹了伞兵重型装备的神勇:空降到“敌”后的“上甘岭特功八连”官兵正驾驶着伞兵战车向“敌”指挥所火速开进,突然遇到反空降之“敌”猛烈阻击。连长李晓峰沉着冷静,指挥一排占领有利地形,利用反坦克导弹、机关炮以及反坦克火箭等车载武器远距离打击能力先发制人,对“敌”实施火力打击,同时指挥二排、三排分别从左、右两侧向“敌”迂回,形成“钳形”攻击之势……很快,“上甘岭特功八连”官兵以微乎其微的损失轻松击溃反空降之“敌”。

  ● 高度集成的空降兵新型单兵携行系统,全套21件装备,披挂上身仅需1分20秒

  “伞兵天生就是被敌人包围的!”美国电视剧《兄弟连》里的这句话一针见血地说出了伞兵战场生存的艰难。

  伞兵的使命就是在敌后突击、突击、再突击。在敌后,没有补给,没有支援,没有依托,靠什么完成突击、破袭、急袭、营救等任务?随身携带的装备物资就显得至关重要。那么,伞兵随身携行的都有哪些神秘的装备呢?

  在演习现场,记者看到,某团三连连长张代龙空降刚一着地,便利索地取出一把小刀,快速割断降落伞伞绳,而后像变戏法似地从刀鞘背面取下一个仅钥匙大小的联络哨,放在口中轻轻一吹,大家便闻声迅速向他靠拢过来。

  张代龙用的是一把多功能伞兵刀,功能比著名的瑞士军刀还要多,是伞兵携行系统中的必带装备。锋利的单面刃口不仅能快速割断降落伞伞绳,还能毫不费力地砍断直径5毫米以下的铁丝,刀背的锯齿能锯断飞机铝壳和电缆;刀柄顶端嵌入高灵敏度指北针,方便行军和判定方位;刀鞘下端装有螺丝刀、开瓶器和罐头刀等小工具。

  像这样的“宝贝”在伞兵背囊里比比皆是。记者看到,一把折叠后仅有巴掌大的伞兵锹,既可以用来构筑工事,也可以用来煎鸟蛋、炒菜;一次性净水器让伞降官兵可随处取水解渴;而内层使用高保温材料、重量仅有2.3公斤的伞兵睡具成为官兵的“野战别墅”……

  在演练现场,记者全过程目睹了战士吴峰宇的战斗披挂:只见他将伞兵携行具的腰带、肩带和收紧带调整合适,并将多余的绳头挽好、掖好,将小锹、水壶、防毒面具等调整到合适位置,安装牢固。将小锹、水壶、弹匣等装入相应的袋内,伞兵刀佩挂在腰带上……全套21件装备,披挂仅用了1分20秒。

  该部部队长姚恒斌介绍:“空降兵虽然单兵携行能力有限,但高度集成的单兵综合保障系统提高了作战效能,使每一名伞兵都真正形成一个依托自我保障、能够独立生存的作战系统,成倍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